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动态 >

复旦EMBA校友刘辉专访:是什么造就了与众不同的“坏兔子”影业?

时间:2020-09-07 19:39:25
《第一次的离别》主创团队合影,左二起:导演王丽娜,摄影李勇,作曲文子,出品方代表刘辉、曾子楠 电影《第一次的离别》作为全国院线复工后唯一的新片而格外受到

图片1.png

《第一次的离别》主创团队合影,左二起:导演王丽娜,摄影李勇,作曲文子,出品方代表刘辉、曾子楠

电影《第一次的离别》作为全国院线复工后唯一的新片而格外受到关注。该片的出品方之一、复旦大学EMBA 2017春校友刘辉也是坏兔子影业CEO。刘辉认为好的电影应该是有艺术追求和人文关怀的,是“自由而无用”的。因为这个与追求爆款截然不同的理念,才有了与众不同的“坏兔子”。

刘辉为何选择转行进入电影行业,如何为自己新创业的影视公司找到战略方向,个人如何获得成功的转型,在对他的采访中找到了答案。

图片2.png

有限复工、隔座售票、每场上座率不得超过30%……几乎没有新片愿意选在影院刚刚复工这个时间点上映。而《第一次的离别》却反其道而行之,让人不禁钦佩出品方的勇敢。

“久别盼重逢的主题,比较符合当下的环境,这半年也是影院与观众的一次久远的离别。”在刘辉看来,对于观众而言,这个节点更需要、也更能沉下心享受一场纯真美好的光影治愈之旅;对于小体量的文艺片而言,以小搏大非常需要有宣传发行技巧,常规情况下没有任何一个档期是空出来专门留给艺术片的,疫情后的影院重开的限制,正好是商业片所担心的,但这也是一个绝佳的发行市场时机。

事实证明,出品方的判断非常准确。上映不到一周,《第一次的离别》就收获了440万票房。这个成绩虽不算十分亮眼,但相对于其题材和体量来说已然相当不错。

图片3.png

7月24日,在新冠疫情带来的漫长离别后,刘辉所在的复旦大学EMBA2017春3班在上海华谊影城温暖重聚,共同观赏了《第一次的离别》。

战略就是选择

“战略就是选择,这句话是我们复旦EMBA老师讲的。”在刘辉看来,企业先认清自己才能找准定位,而不是盲目跟风,对于文化产业来说由人组成的团队文化尤为重要,选择的方向如果不能和自身的企业文化匹配,越是努力越是南辕北辙。而转行进入电影产业,就是在人生的自我寻找中产生的,影响人生的一次重大的战略选择。

2017年对于刘辉有着非同寻常的意义。这一年他初次创业的电商公司被并购,入读复旦大学EMBA,并终于有机会试水自己喜欢的电影行业。刘辉和美国导演乔丹·席勒合作,担任纪录片《飞蛾扑火》的制片人,该片入围2018年柏林国际电影节全景单元,并获得泰迪熊奖最佳纪录片提名。

图片4.png

一出师便获大捷,但要不要转型到完全陌生的电影行业,刘辉有些犹豫,尽管电影是他从小就喜欢的。一个人能经历的非常有限,但是电影为刘辉打开了无数个平行世界。他可以全情沉浸在电影角色的人生、时代中,感受他们的选择、他们对爱,对人生的理解,体验无数种不同的人生可能性。但刘辉毕竟没有任何电影相关的专业背景。如果把这种爱好作为事业,相当于从互联网商业一下子跳到了人文领域,这意味着他需要放弃自己过去所有的行业资源,开辟一条全新的道路。

在复旦EMBA学习期间,刘辉重新回顾了自己13年的创业历程,从理论的维度系统梳理了自己过去的商业实践,他的思维方式有了一个整体的飞跃,对未来规划便有了更清晰的认识,他决定进入电影行业创业。

勇气+好方法=转型成功

“人对客观世界和个体的主观世界的认知是有边界的,人的边界在哪里?其实自己并不知道,它需要去不断地探索发现。尤其是在一个行业做了十几年,觉得可能边界就在这儿了,容易被生活的舒适圈影响,安全感、稳定感、可确定性都让人形成自我的舒适区,闯出这个舒适区,需要有勇气断舍离,放弃一些东西,才能破坏性地打开边界。过去的经验和知识不会消失,找到另外一个行业的专家一起碰撞才能产生新的创新。”刘辉说,EMBA的教授告诉他,很多人转型不成,第一因为没有勇气,第二没有好的方法。而他很幸运,这两样他都找到了。

一次机缘巧合,刘辉结识了姚晨、曹郁夫妇。商业价值、人文情怀和明星效应,似乎在他们身上中和、发生了奇妙的化学反应,坏兔子影业应运而生。从电影《找到你》到《送我上青云》,再到刚刚获得上海电影节创投最佳青年导演项目的《我心底的美丽世界》,坏兔子影业以其关注现实主义和女性题材的厂牌特色而深入观众心中。在刘辉看来,“女性”只是坏兔子影业的标签之一,这个标签之所以能如此快速深入人心,其实反映了女性题材优质作品在中国电影市场上的稀缺,与中国观众对女性关注的需求。中国每年制作的电影有几百部,其中能盈利的不足10%。坏兔子影业出品的电影在其中占到较高的比例,无疑说明它抓住了市场的空白点。

图片5.png

和行业最优秀的脑袋在一起

复旦大学EMBA“商道人文,融汇贯通”的教育理念,给同学们提供了很好的思维方式。“比如孙金云老师说创新不能和平庸之辈挤在一起,而是必须和这个行业最优秀的脑袋一起碰撞。”刘辉觉得这给他管理和创新上带来了很多启发。如果一个公司偏重执行,则决定其战斗力下限的是组织的最短板,也就是所谓“木桶效应”;但对创意行业而言,起决定性作用的是“长板效应”,一个足够好的创意就可以让这个文化产品变得足够强。所以刘辉选用的工作模式大都是合作伙伴式的,而不是管理式的,毕竟灵感火花不是靠“管”能“管”出来的,好的电影创意是在激荡的人性中释放出来的,所以管理的重点是赋能。

“一部电影从组织生产到制作,往往需要两三年的时间,现在流行的题材能抓住三年后的观众吗?这就需要电影人有良好的预判,也需要了解几千年的人类历史中哪些是不变的东西。”刘辉表示。要基于现在对未来做预测,需要学习和了解艺术史、社会学、心理学等方方面面,不断进行全面的素养提升提高通识学习。保持开阔的心态,保持持续学习的能力,这也是许多复旦EMBA人的“学习观”。

除了刘辉,还有很多的复旦EMBA同学在事业道路上找到新的方向,走得更高更远……

更多精彩可登录:https://www.fdsm.fudan.edu.cn/emba

排山倒海惊惶万状英雄本色水米无交瞒神弄鬼弃琼拾砾隔皮断货百花争妍昙花一现吃不了兜着走旋干转坤财迷心窍鄙夷不屑目语额瞬圣神文武粗服乱头旷世逸才黜幽陟明所费不赀根蟠节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