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9月暂停加息成为市场共识

2022-05-28 20:04:43 文章来源:网络

随着**联储表态的微妙变化,市场目前纷纷押注其将在9月对加息“踩下刹车”。**银认为,一旦**联储真的这么做,市场风险将卷土重来,并且几乎所有风险资产都会大幅走高。

**联储的**新会议纪要显示,政策制定者认为,货币立场需要迅速转向更中**,“超过中**水平的限制**政策可能变得适合”。多数官员支持未来几次加息50个基点。

同时,**联储对其**青睐的通胀指标——PCE物价指数的预测明显下降,从2022年底的4.3%下降到2023年的2.5%,到2024年再下降到2.1%。这将意味着,预期中未来三次加息50个基点将标志着当前紧缩周期的结束,并为2022年下半年的卷土重来的重大风险奠定基础。

许多参与者认为,提前大幅加息将为今年晚些时候暂停加息留出空间,以评估政策收紧的影响。交易员们还大幅下调了**联储的加息预期。

这种风向的转变和市场押注助推了**市走高。在本周**后一个交易日,****终于扭转持续的跌势,标普500指数和纳指分别**超2%和3%,纳指创5月13日以来**大**幅,**终连续三日、本周第四日集体收**。

**债也纷纷上**,导致**率重挫,5年期**债**率从月中近2.9%的高点下跌至2.724%。

9月暂停加息已经成为“市场共识”

当地时间23日周一,亚特兰大联储主席**斯蒂克表示,**联储政策制定者在接下来的两次会议上,每次都加息50个基点后,可能会在9月份暂停加息动作:

我已经有了一个基本的看法,我认为9月暂停可能是有意义的。

在我们度过夏季之后,我们会考虑我们在政策方面所处的位置,我认为这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我们开始看到的实际动态。我的座右铭是观察和适应。

**斯蒂克重申,他支持鲍威尔有关在6月和7月FOMC会议上加息50个基点的计划,并警告称,若物价意外上**,可能需要采取更激进的行动。

分析人士称,这只是**次关于**联储暂停加息的暗示,预计还会有更多的信号,然后就开始真正按下“暂停键”。鲍威尔向“加息直至联邦基金利率远高于中**水平”的计划举手投降,只是时间问题。

**国**策略师表示,其长期坚持的9月份“**联储暂停加息”的观点,现在已经成为市场普遍共识。

**国**的利率策略师RalphAxel写道:

虽然市场对**联储在2023年中期达到或超过3%的利率水平进行了定价,但我们**近看到**联储与公众的沟通出现了脆弱但显著的变化。

一些**联储官员暗示,鉴于宏观背景的挑战、金融环境的收紧,以及潜在的通胀软化,在今年晚些时候利率水平达到2%时可以选择放缓加息或直接暂停。

为什么是在9月份?

5月13日,克利夫兰联储主席梅斯特曾表示:

如果到9月联邦**市场委员会会议时,关于通胀的月度读数提供了令人信服的证据,表明通胀正在下行,那么加息的步伐可能会放缓,但如果通胀未能缓和,那么可能有必要加快加息步伐。

她倾向于在6月中旬和7月下旬的两次会议上加息50个基点,并承认了加息75个基点的可能**。

但**银认为,**联储实际上已经向9月份暂停加息打开了大门,或者会将每次会议的加息幅度降至25个基点,甚至可能是每季度加息25个基点。所有的选择都在考虑范围内,**银预计,如果金融环境继续紧张或恶化,且未来公布的经济数据继续不及预期,**联储越来越多的官员将支持在9月暂停加息。

**联储对当前政策的风险管理方法是要求尽快实现利率政策的正常化,但同时也寻求避免因利率过高而使经济陷入衰退,防止中**利率曲线自上一轮加息周期以来下滑。**银认为,在9月份暂停加息,将使其有时间评估政策快速转向的影响,同时又不会在对抗通胀方面牺牲太多。

**银表示,**近几周**联储的沟通态度发生了明显的变化,因为金融环境急剧收紧,经济前景恶化,通胀失控的威胁目前似乎已经消退——CPI的潜在峰值早在3月份就达到了顶峰。

利率水平会达到多少?

从历史上来看,**联储在2015年12月首次加息后暂停了一年,因为****在2016年1月进入了修正区间;**联储在2018年12月的加息后,在****陷入低迷的情况下再次暂停,并在2019年紧急降息了3次。

但这一次,**联储在暂停加息之前需要更全面地使政策正常化,因为通胀水平实在是太高了。在他们看来,利率政策正常化再叠加在6月启动的缩表的影响,可能意味着中**利率水平达到1.75%-2%。

**银认为,只要通胀率继续缓慢下降,9月暂停加息是在金融环境收紧的情况下就业增长放缓的综合结果,虽然目前这些因素是否会在9月的FOMC会议上占据主导而引发暂停仍未可知。如果接下来的经济数据仍然疲软,且通胀继续降温,利率市场对9月暂停加息的可能**押注会更高,这意味着整个曲线的利率都会降低。

尽管9月作为一个市场关注的加息临界点存在着“风险”,但通胀率的居高不下,使得**联储无法在此之前采取任何行动。Axel写道,6月和7月的两次会议几乎肯定都会加息50个基点,本周的FOMC会议纪要也重申了这一点。在9月份的会议之前,联邦基金利率区间将为1.75-2%,位于**联储对长期经济预测区间的底部。

但**银也认为,实际的中**利率水平作为一个移动目标,是不固定的:市场目前将中**利率定价在2.5%-2.75%之间,略高于目前**联储的中值(2.4%),但低于2016-2019年的稳定状态,即2.75%-3%。

**银认为,**联储可以很容易地证明,达到1.75%-2%就意味着货币政策的正常化,但不一定是政策终点:

这将提供一个机会来评估对就业和通胀的影响,这两方面的数据需要在夏季出现下降才能出现这种情况。虽然随着形势的变化,紧缩政策可能会在稍后**,但鉴于目前**联储的年底利率定价为2.60%,而5月份的峰值为2.87%,9月暂停加息可能会导致利率市场的大幅重新定价。

**银预测,如果**联储在9月份暂停加息,那时的政策利率可能会达到1.83%。

更具体地来说,假设**联储在6月和7月都加息50个基点,而在9月完全不加息,**银预计9月的**联储隔**指数掉期利率(OvernightIndexSwap)将收于1.83%;如果**联储在9月选择加息25个基点(这也是**银的基本观点),9月的OIS应会收于2.08%;如果**联储在9月份加息50个基点,该利率会稳定在2.33%。

Axel将他的终点利率目标设在1.96%,介于9月暂停加息和加息25个基点之间,他认为有50%的可能**会暂停加息。主要风险是未来两个月的CPI和工资数据强劲,但这种可能**越来越小。

对利率和市场的影响

如果**联储承认其中**利率水平的下降,不仅会降低**联储的终点利率目标(terminalrate)上升的可能**,而且还会推翻市场上一种越来越受欢迎的观点——即**联储需要在短期内实现正的实际政策利率,这反过来会推动成长型****价值飙升。

目前,**联储OIS利率的定价将在2023中期达到2.9%的峰值,然后在2.5%的水平上企稳。市场预测该利率在2022和2023分别上**6.1%和0.2%。在上述关于加息周期在2%水平左右暂停的背景下,**国**根据2023年中期的终点利率水平给出了不同的情景预测。

Axel认为,这一预测甚至会改变联邦基金利率的远期目标,以产生所示期限利率的假设结果。这三种情况的关键都是终点利率,因为这将会是长期**债**率——10年期和30年期**债**率的主要决定因素。

**银认为,如果**联储的确在9月暂停加息,将会引发大规模风险的卷土重来,终点利率水平可能会大幅走低。终点利率的下降程度将推动利率曲线的变化。根据终点利率重新定价的不同方式,2年期和10年期**债**率曲线可能会更陡峭或者更平坦;但无论哪种情况,整个曲线的利率明显较低。这意味着,在出现暂停加息时,5年期**债**率的长期走势应该成为市场的重点观察指标。

**银还补充了一点,如果**联储真的向加息“投降”,几乎所有风险资产都会大幅走高。

本文转自:**联社

01:18 **联社4月6日电,**联储戴利表示,**早可以在5月会议上开始缩减资产负债表。

上一篇:工业企业利润短期承压,5月效益有望改善

下一篇:最后一页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资讯﹑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柳州都市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 © 2000-2020 All Rights Reserved